老师叫我去她的卧室里去  把舌头埋进腿里,他吃腿间的嫩芽

“好老公,你快一点嘛!不要在那里磨蹭了。”

  远处的草堆凌乱晃动着,娇糯的声音勾得我的魂都要飞了。

  我敲了敲脑壳,确定不是自己在乱发臆症。

  这荒芜人烟的小湖边,竟然有人在打野战?

  今天周末,隔壁搬家硁硁作响的声音搞得我连个懒觉也睡不好,被逼无奈我又不好意思上门去说,这才拿着鱼竿出来闲耍一下。

  谁知道竟然还能赶上这出好戏!

  喷张的血液直接涌到了我的脑瓜顶,我将手里的鱼竿丢在地上,猫着腰的就走了过去。

  地上是一堆凌乱不堪的衣物,两具皎白的躯体正交缠在一起,女人黑色的长发披散在白皙滑腻的玉背上,正痴迷的被男人按在地上不停的冲刺……

  火辣的画面直接将我领入到一个从未了解的天堂。

  毕竟我还是个初哥,女同学的小手还没有机会拉过,最寂寞的时候也就是看些岛国小片,使用一下自己的五指姑娘。

  猛然间碰到这种纯真人4D版仙人大战,强烈的视觉冲击,差点都让我这颗心跳炸了。

  尤其是那个女人肥硕翘挺的屁股,被男人用力的撞击,竟然传来一阵异样的‘啪啪’声,我只感觉到浑身都传来一股从未有过的燥热和焦躁。

  而且这女人妖的吓人,浪得够劲,比起爱情动作片里的那些妹子都玩的开放!

  如果不是我刚刚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肉,我都怕自己真的撞了邪,碰见一个吸男人阳气的妖精。

  在我脑子乱想的时候,那女人似乎嫌弃男人的动作太慢,两个人调转了位置,女人直接坐在了男人的腰间,近乎疯狂的扭动着娇软的身躯,纤细的腰直,丰盈的大白球,全部在随着她的动作起起伏伏。

  女人娇糯喘息的低吟,空气里奢靡的汗液,搞得我浑身上下也邪火乱窜。

  “亲爱的,你顶的我好疼啊——”

  我在心里恨恨的唾弃了一嘴,这妹子真的够辣,眼泪汪汪的一句话,把他身下的男人直接激了起来,用力的按住女人,两个人又是一阵释放。

  白花花的肉体看的我眼花缭乱,而心里此刻更是痒得要死。

  不过我也就是想想,母胎单身的命也不知道是随了我哪位祖爷爷。

  “差不多行了就快走了,老子都快被咬死了!”

  男人的嗓子好些沙哑,看来刚刚吼得也没少费喉咙,可惜这妹子却不干,估计还是没爽够!



  “老公,你再来一次嘛,人家还想要嘛。”

  男人抓起衣服,根本不去理女人诱惑的动作。

  妈的,这个暴殄天物的废物!

  要是换做我,保管把这个女人弄得死去活来,让她在我身下连连求饶,释放掉我将近17年的美好精华!

  女人最后还是不甘不愿的站了起来,嘴角似乎还挂着一丝不明的液体,搞得我裤裆里的东西直接顶在了拉链口,硌得慌。

  不光是胯间的东西难受,猫在这不敢动的鬼位置,我身上更是被咬了8、9个大包。

  忍了!

  再等一会,这女人马上就要走近了,我倒要看看,这浪荡的女人到底长得什么模样。

  我嗓子有些发涩,喉咙骨紧张的滑动了几下,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一步步走近的女人。

  何……何嫣然?我的英语老师!

  那个天天都冷着一张脸,美得要死,却没人僚得动的冰山美人?

  我脑子一片的浆糊,浑身却是一震!

  实在是难以置信,天天站在讲台上的高冷女神老师,在私下里竟然浪成了这种德行……

  所以,老子刚才是看了何嫣然的身子?

  我心里一阵暗爽,这样的待遇恐怕我们全校的男老师都能羡慕疯!

  何嫣然和他男友已经离开,我摸了摸有些滚烫的胸口,口干舌燥的等了十分钟,才偷偷的溜了出去。

  擦!

  我走到小区楼下,看着刚刚打完野战现在立马又腻乎在一起的情侣,最后竟…竟然走到了我隔壁的房间!

  我慌忙的关上门,就跟中了彩票的几百万一样,激动的差点叫了出来。

  我们这廉价的出租屋中间的隔断就是一张薄木板,旁边屋放个屁,我都差一点能闻到味的地方,这要是他们两个人在屋里……

  我躺在床上却如何也睡不着,眼睛恨不得钻到一墙之隔的对面。

  也不知道是不是鬼迷了心窍,我脑子里就想到凿壁借光的故事,手拿着工具直接忙活了起来。

  一颗心怦怦直跳,看着那细小的光亮,我整个人激动的趴了过去。

  我当时根本来不及去思考后果,不过我们这种廉价房墙壁上都贴着一层厚报纸,密密麻麻的小黑字,似乎也挺难发现的。

  反正已经没办法多想了,凑近眼睛,我整个人瞬间呆住了。

  何嫣然正在扒下自己光鲜亮丽的衣服,换上一件奇怪的东西!

  艳红的小罩罩带着几抹薄纱,如同一个肚兜,却根本遮不住何嫣然半缕嫩肉,反而更加的妩媚诱人。

  神密的三角洲更是仅有一块透光的红纱,半遮半掩的妩媚,加上那圆鼓鼓的丰盈,那弧线让人看了直冒火。

  这竟然是我们那个凤眸冷瞪的英语老师!

  我眼睛直直的瞪着,一颗心直在胸口打着鼓。

  何嫣然在镜子面前妖娆的扭动了下丰乳肥臀,似乎很满意这套内衣。

  轻巧的推开隔壁的浴室,就钻进了她男友淋浴的卫生间里。